專業醫護訪談

案例分享

長照大調查

謝謝您愛我如初,讓我守護您如昔

2018-03-07


大學畢業那年,外公去世。父親身為傳統男性,奉守護家庭為宗旨,儘管工作再忙碌,仍堅持親力親載妻子回雲林老家奔喪,往返雲林與台北之間。或許是過於關注母親,父親忽略了連日來累積的身心疲憊,在告別式那天,突然倒下,再次醒來已在醫院病房內,身體右半部癱瘓、失去語言能力。年屆58的父親一直有定期運動的習慣,身體一向健朗,我們從沒想過那片替我們遮風擋雨的屋頂會倒塌的如此令人措手不及。
 
醫生告訴我們,父親因為腦袋血管破裂,左腦出血,壓迫到多條神經導致右半部身體癱瘓,同時傷及語言神經,影響語言能力。生病後的父親無法自行料理生活,24小時都需要有人陪伴,慌亂的發病初期,因為大家都還不熟悉這些照料細節,我們便先請了醫院的臨時看護,協助照顧父親,平均一天的長照花費約2,400元。
 
轉院回台北後,我們也曾找過短期的大陸看護,然而許多這樣的照顧者,並無相關證照,在照護上容易有疏漏,爾後在醫院體系規範僅一年的住院期下,回家的日子很快就來到,我們便向政府申請外籍看護,歷經幾個月的審查核可後,阿月成了我們家的新成員,後續照護責任的區分,便由阿月負責照顧父親的生活起居,媽媽則擔負起與爸爸溝通和協助阿月的角色。

發病後的父親少了原先的嚴肅,取而代之的是略帶孩子氣的任性和依賴,因為癱瘓和失語無法完整表達想法的爸爸,透過比手畫腳或牙牙學語的對話方式和我們默契的交換他的世界。有時臭著臉,面紅耳赤激動地指著孩子們的房間:「嗯嗯嗯…」的努力拼湊一個完整的句子,是想說小朋友們去哪了!玩這麼晚還沒回家!有時是對繁瑣累人的復健運動發懶而辯駁,再有時是坐在我的後座,哼唱著斷斷續續的歌曲,像孩子般興奮地為出外踏青哼著序曲。

身為家中最大支柱的父親生病後,對家中帶來最直接的影響便是收入,且身為老闆的父親影響的不只是我們的家庭,頓時群龍無首的公司,連帶影響了收入和旗下員工的家庭,甚至導致員工出走。接著是家庭的和諧度,接連失去依賴的媽媽,面對突如其來改變的家庭狀況,龐大的身心壓力讓在照顧初期的她罹患輕微憂鬱症。父親發病後的短短一年間,我們粗略計算過花費,從手術、後續照顧、人力、藥物、補品、漫長的復健等醫療及失去父親收入等狀況,幾百萬的支出已不在話下,面對不確定盡頭的長照馬拉松,我們全家人需要跑成大隊接力。
 
後來發現其實這些狀況都可以儘早準備,例如長照險或殘扶險。這些商品同時提供「長期照顧一次保險金」及「長期照顧分期保險金」給付項目,在親人遭遇變故時,能獲得即時的經濟支援,也讓照顧者,生活步調不會因此大亂。一次性給付的保險金,能支付手術等大筆醫療支出,或是購買輪椅、馬桶椅等,在狀況發生時,能立刻安頓生活。另外,按月給付的分期保險金,可用於僱用看護,補充導尿管、抽痰管等消耗性醫療用品,以及保養食品等長照花費,支持日常所需。這份支持,是金錢上的支援外,更重要的帶來的心理上的支持,讓我們在碰到變故時,心能先安靜下來,檢視現狀,給親人更細膩的照顧。
 
開始長期照護這條路後,最有感的就是要付出加倍的心力,才能維持像一般正常家庭那樣生活。一個家庭若有一個需要長期照顧的家庭成員,基本上就是整個家庭都需要一起正視的課題,這條路並不輕鬆,身體跟心靈都在雙重考驗你。
 
如果在看文章的你,和我一樣面臨類似的照護問題,希望你務必打起精神,先照顧好自己的心,才能守護眼前的被照顧者,如同他守護你那樣,愛他如初,如他愛你。

新光人壽


{{ PageInfo[0].Title!=''? '上一篇:' + PageInfo[0].Title:'' }} {{ PageInfo[1].Title!=''? '下一篇:' + PageInfo[1].Title:'' }}

台北市忠孝西路一段66號

copyright©新光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

免費服務電話 0800-031-115寫信給新光